美国历史画卷风景篇名作赏析之二:《美国火鹤》

美国历史画卷Picturing America)是国家人文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 2002年启动的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计划的一部分,旨在加强对美国历史和建国原则的研究及理解。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该图片集把美国一些最重要的美术作品带进全国各地的教室,帮助学生们通过一些最伟大的艺术作品来了解美国历史和丰富多彩的风土人情,展现这个国家所经历的艰辛与辉煌。我们将在每周五为世界各地的中文读者献上这套历史名作赏析,希望借此为有意探究美国历史的读者开启一个独特的窗口。 

图片介绍:约翰‧奥杜本(1785-1851);罗伯特‧哈维尔(1793-1878)公司制版,《美国火鹤》,1838年。铜板蚀刻的手绘版画。铜版,38又3/16 x 25又9/16英寸(97 x 65公分);纸版,39又7⁄8 x 26又7⁄8 英寸(101.28 x 68.26公分)。摘自《美国鸟类》(编号:CCCCXXXI)。瓦尔特‧詹姆斯夫人(Mrs. Walter B. James)捐赠。版权所有,2006年,国家美术馆董事会,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图片赏析:《美国火鹤》是约翰·奥杜本在1826至1838年间发行之四册巨著《美国鸟类》中的435幅手绘版画之一。该巨著包括和实物一样大小的近500种北美鸟类图。虽然奥杜本不是第一个试图编制如此全面的图集的人,但他的作品背离了传统科学插图中用无生命标本搭配空白背景的表现方式,代之以鸟类在荒野中的实际形象。他的图画刚出版时,一些博物学家反对奥杜本采用的生动姿态和图画式设计,但这正是他的作品与众不同之处,此一特点使之不仅成为美国早期野生动物的珍贵纪录,也构成别具一格的美国艺术品。
奥杜本出生于海地,在法国受教育期间开始探索自然环境并发展绘画方面的才能和审美观。在19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他移居美国,管理家族在费城附近经营的农场。他因疏于管理而失去农场,因为他被当地众多的奇特鸟类所吸引,无法专注于农场的经营。奥杜本最终立下勇敢的志向,要把北美洲的每一种原生鸟类找到﹑收集、描绘下来。他举家迁移到新奥尔良,以便探索密西西比河一带,那里是候鸟的主要飞行路线之一。他最终离家远游,跑到美国边境地区搜寻未曾记录过的鸟类。

奥杜本的做法是先在鸟的自然栖息地仔细研究它并画下草图,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杀死,他射击力求精准,使损害减到最小。他的重大创新是用铁丝穿过标本,做成栩栩如生的姿势。他用水彩作画,在决定出版图集时,他已完成约400幅画。由于在费城找不到赞助,他前往英格兰,在那里被称为“美国来的森林人”。罗伯特‧哈维尔父子公司(Robert Havell and Son)接受了这项富有挑战性的任务,他们用铜板复制奥杜本的画,再用人工方法为黑白画页着色。

为了使《美国鸟类》对专业及业余鸟类学家都有用处,奥杜本以与眼睛齐平的高度描绘他的标本,因此,各种鸟的特征清晰可见。他还尽可能使图画的尺寸与真鸟一致。这些图画很大,每幅大约是3 x 2英尺;尽管如此,为了使较大的标本符合页面尺寸,奥杜本必须为它们塑造不寻常的姿势。由于美国火鹤站立时身高可达5英尺,奥杜本不得不把它画成引颈汲水的样子。这种安排还有其他优点,我们不仅可以审视鸟羽,还能看到本来也许看不到的一些特征:可涉深水的长腿﹑有助于在泥淖中行走的脚蹼﹑可在水中把头后缩的如蛇长颈、以及形状像回力棒(boomerang)的可滤水和捕食的喙。火鹤是罕见的群居鸟类,因此奥杜本将鸟群置于背景之中,它们鹤立于浅水中,其中一些摆出独特的金鸡独立姿势。远处可见火鹤的栖息地,那是距海岸不远处野草丛生的沼泽地。

奥杜本独到的设计眼光为他精准的制图提供了另一个特征。火鹤的剪影突出了它身体的优雅曲线,颈部的大角度弯曲会在瞬间给人一种无头鸟的恐怖印象。鸟喙的角度与岩石的边缘一致,而前腿形成的尖角则与颈部长长的曲线一致。画面的背景颜色较淡,凸显了火鹤特有的粉红色。

像其他努力记录原始荒野的美国艺术家一样,奥杜本认识到,当文明持续向西部推进时,许多他所描绘的野生动物将会逐渐消失。他最初在1832年5月遇到一群美国火鹤,当时他正从佛罗里达礁岛群(Florida Keys)出海。到19世纪末,这种鸟已经退到佛罗里达的最南端,而今天北美大陆只能见到人工养殖的火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