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与美国女子体育运动

米娅•哈姆在开角球(照片:John Mena)
米娅•哈姆在开角球(照片:John Mena)

时间:1976年

地点:美国缅因州的一间中学体育馆

人物:学校篮球队教练

场景:体育馆布告栏张贴着50码短跑优胜成绩单,教练居然对前两名毫无所知

教练急忙找到体育老师:为什么不向他推荐跑得最快的那两名学生?出乎他的意料,这两个孩子原来不是男生,而是一对孪生姐妹,而在那个时候,学校里还没有女子篮球队!教练立马行动起来,要在学校成立女篮。

尽管在1972年国会已经通过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简称Title IX),规定“在美国,任何人都不得因其性别被排除在接受联邦资助的任何教育或活动计划之外,被剥夺此类计划或活动应有的待遇,或受到歧视”,这位教练还是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与学校和市里的官员和有关部门重重交涉,才得以成立一支女子篮球队,把姐妹俩招进来打球。她们俩从初中打到高中,一个后来还打进了大学校队。这对双胞胎之一的克里斯汀•赫普勒(Christine I. Hepler)现在缅因州立大学法学院任教,2008年发表了一篇关于Title IX的总结性文章,文章开头就描述了前面的故事。

Title IX的用词并没有具体提到体育活动,但是影响所及,最大的功劳就是推动美国女子体育运动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在赫普勒姐妹的故事发生的时候,成千上万的女孩子都有过类似的经历。Title IX要求学校不仅提供男女学生同样的机会,而且在享受体育奖学金、运动装备、体育设施和提供教练等方面,男女运动项目也要一视同仁。那些热爱体育的女孩子们从此可以和男生一样,在赛场上激烈竞争,发扬团队精神,体验挑战,感受成功。

据赫普勒的总结,在Title IX成为法律之前,美国参加大学校际体育竞赛的男生有17万人,女生只有3万人。而在30年后,这两个数字分别为20万9千人与15万1千人。1972年的时候,美国大学平均只有2.5支女子体育校队,到2004年这个数字为8.32,参加美国全国校际体育联盟(NCAA)的女子运动队有8402支。

与此类似,美国高中女生参加体育比赛的人数也因为Title IX的实施而大大增加。1971年的时候,全美国只有不到30万高中女生打比赛,到1978年增加到了200万人,而在2002-2003学年,有280万女生在高中参加体育竞赛。

Title IX的实施不仅扫除了女孩子参加体育比赛的障碍,而且促进了女性的身心健康。参加体育运动的女性骨质疏松和乳腺癌发生率明显低于其他女生,她们较少抽烟和吸毒,在校期间性行为与怀孕比例都比较低,学业成绩较好,高中毕业率较高,而且能够更好地面对生活中的压力。

Title IX带动了女子体育运动的普及,最令人注目的就是女子足球。1970年代以前,美国女孩子踢足球的很少,到1980年美国中小学和大学女孩子踢足球的就有了90万人,5年后150万,到1995年达到300万,今天美国青少年踢球的孩子里女生超过一半。高中女生在校队踢球的从1976年的1万人增加到2000年的27万人,大学女足校队则从1981年的77支增加到1990年318支,到1999年,NCAA的学校77%有自己的女足校队,达到790支。

雄厚的群众基础催生出大量优秀的运动员。1985年美国第一支女足国家队在意大利比赛没有赢过一场球,到1991年就在中国举行的首届女子世界杯赛上赢得冠军,1999年在洛杉矶的玫瑰碗以点球战胜中国队再次夺冠,而且现场球迷超过9万人,创下了女子体育比赛观众人数纪录。美国女足还赢得3次奥运冠军。2004年国际足联为庆祝成立100周年,特邀球王贝利主持遴选125位在世的最优秀球员,美国有两位运动员入选,米娅•哈姆与米歇尔•阿科尔斯,她们都是女性,在美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特别是年轻女孩心目中的英雄。

现在第六届女足世界杯在德国进入最后阶段,目前国际足联排名第一的美国队在前天的四分之一决赛中淘汰了巴西队,报了上届半决赛惨败于对手的一箭之仇。各位读到本文时,美国对法国的半决赛可能已经揭晓。衷心希望美国队的女将们能够再接再厉,第三次捧回冠军杯。

Title IX立法至今已近40年,中间经过大大小小数十次法律诉讼,有的还打到最高法院,结果不但将其适用范围扩大到接受联邦经费支持的私立学校,甚至只要有学生享受了联邦资助的奖学金的私立学校都要签署遵守Title IX的《保证书》。但是美国学校体育运动的性别差异并没有完全消除。今天NCAA的346所一类学校入学女生占53%,但是参加校际比赛的女运动员只占41%,她们得到的体育奖学金占43%,经费则只有36%。究其原因,某些项目例如美式足球在女性当中普及可能比较困难,而且一些男子项目的季后杯赛给学校带来可观的收益。但是人们不应因此放松争取男女平等参与体育运动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