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不要政府经费,也要坚守自主办学

19世纪时的希尔斯代尔学院老照片(Helen Dunn Gates)
19世纪时的希尔斯代尔学院老照片(Helen Dunn Gates)

女足世界杯决赛美国队未能重演12年前的点球决胜,败在日本队手下,屈居亚军铩羽而归。但是美国女足建立在广泛群众基础上的实力举世公认。在世界杯麋战正酣的时候,我曾有一篇短文介绍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与美国女子体育运动之间的关系,其中提到Title IX立法之后,有过很多法律诉讼,有的还打到最高法院,结果不但将其适用范围扩大到接受联邦经费支持的私立学校,甚至只要学校里有学生享受了联邦资助的奖学金,都要签署遵守Title IX的《保证书》。这就触动了很多美国人视之为神圣的自治权利,导致了美国历史上最早在其章程当中规定不得在校园内实行种族、信仰或性别歧视的学校——密歇根州的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拒绝接受联邦政府任何经费支持。

希尔斯代尔学院由基督教新教中主张阿民念教义的自由意志浸信会教派于1844年建立。阿民念教义主张普世性的救赎,同时强调自由意志的抉择对得救与否的重要性,所以学校的创始人特别看重美国开国元勋在独立宣言的开头所宣称的“人人生而平等”,从一开始就接受黑人入学,而且是全美国第二个男女合校的四年制大学。南北战争期间,全校有400名学生加入联邦军队,是非军事院校当中入伍比例最高的。他们当中有60人在战斗中阵亡,有4人获得国会颁发的荣誉勋章,3人晋升为将军。

希尔斯代尔学院占地1000亩的校园内有十几座象征爱国精神的老鹰雕塑(照片:Brother Atticus)
希尔斯代尔学院占地1000亩的校园内有十几座象征爱国精神的老鹰雕塑(照片:Brother Atticus)

希尔斯代尔学院一贯反对各种歧视。它的美式足球队1956年赛季保持不败纪录,季后杯赛本应该打“柑橘杯”(Tangerine Bowl,现已改名为Capital One Bowl),但是因为杯赛组织方不允许他们校队中的黑人球员参赛,因而拒绝参加这项被任何美国高校都视为非常重要的赛事。

就是这样一所注重平等权利的学校,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却因为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参与到一场与联邦政府的诉讼当中,反对教育部(当时是联邦卫生、教育和福利部)动用Title IX干涉学校内部事务。

Title IX要求任何学校只要接受联邦政府的经费支持,包括学生当中有人享受联邦提供的奖学金,都必须签署遵守男女平权的《保证书》,而且要保证执行今后联邦政府的相关法规。当时是另外一所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的格罗夫城学院(Grove City College)为此与政府打官司。1984年最高法院以6比3裁决政府胜诉。但是在那之前,希尔斯代尔学院就已经决定,任何批准入学的学生如果可以得到联邦政府的奖助学金,一律由学校发放相等的奖学金代替,否则不得入学。4年后格罗夫城学院才步希尔斯代尔的后尘,采取类似的措施。

美国政府刚刚取消了同性恋军人入伍“不许问也许不说”的规定。在那之前,一些崇尚自由精神的大学反对这项规定,因而不允许美国各军兵种到校园设立征兵站。但是国会制定法律(所罗门修正案),取消那些拒绝军队到校园招兵的院校获得联邦经费包括研究经费的资格。很多非常富有的学校,甚至像哈佛这样世界上最有钱的大学都不得不屈从于政府的规定,但是希尔斯代尔学院一如既往,坚守不让政府干涉他们自主事务的一贯立场。

雾谷飞鸿/美国参考
http://twitter.com/MeiGuoCanKao
https://share.lab.prod.getusinfo.com/zh-hans/
本文无版权限制,欢迎转载。